股票配資網 - 提供專業的行業前沿資訊,開拓專業視野,為您的投資保駕護航!

股票配資網 專業的配資平臺和在線配資門戶,提供股票配資、證券配資及期貨配資資訊

當前位置: 首頁 > 常見問題 >

東吳證券65億配股割股民兩茬韭菜 19億本金涉訴踩雷

時間:2019-06-26 12:33來源:未知 作者:gp188 點擊:
即日,東吳證券(601555.SH)股東大會審議經過進程了2019年度配股地下發行證券籌劃。東吳證券成為繼招商證券、天風證券、山西證券后,今年宣布配股籌劃的第四家上市券商。 事實上,早在2017年8月,東

  即日,東吳證券(601555.SH)股東大會審議經過進程了2019年度配股地下發行證券籌劃。東吳證券成為繼招商證券、天風證券、山西證券后,今年宣布配股籌劃的第四家上市券商。

  事實上,早在2017年8月,東吳證券就籌劃推出了募資65億元的配股預案,且請求已經被證監會受理。但在2018年8月,東吳證券稱市場情況發生較大變革,公司決議結束配股。

  2019年5月14日,東吳證券二度推出配股預案,公司仍籌劃募資不超過65億元,用于補沒收司成本金。東吳證券此次可配售股份數量合計不超過8.99億股,以每10股配售不超過3股的比例向全體股東配售。

  結束6月25日收盤,東吳證券報收10.69元,與公司2015年4月15日創下上市最高價30.00元比較,股價已經跌去64.37%。

  業內人士指出,東吳證券此次推出配股,實質上割了股民兩茬韭菜,股民不但承受了股價下跌的苦悶,還要另掏腰包為東吳證券補血買單。

  東吳證券除在期待配股募資,還頻頻發債來緩解資金壓力。2018年1月、2019年2月、2019年4月,東吳證券先后非地下發行公司債券18東吳F1、18東吳F2、19東吳F1.發行規模分別為45億元、10億元、20億元,累計募資75億元。

  在古跡方面,2015年、2016年、2017年、2018年,東吳證券的營業收入為68.30億元、46.45億元、41.44億元和41.62億元,實現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為27.08億元、14.98億元、7.88億元和3.58億元,持續三年下滑,2018年凈利潤更是同比重挫54.52%。

  東吳證券2018年報披露,公司去年新增7起超過1000萬元以上訴訟,均為踩雷股票質押式回購營業。別的加上此前披露的兩起尚未訊斷和生效的訴訟,和東吳證券作為產品管理人發起的5起訴訟中涉及自有資金3億元,據中國經濟網打算,結束2018年事終,東吳證券涉及訴訟合計14起,合計涉訴本金18.69億元。

  值得存眷的是,2017和2018年東吳證券先后有4名管理人員被行政懲罰。

  2017年1月,東吳證券投行總部綜合管理部副總司理兼項目管理部副總司理田曉利,因利用其配頭賬戶買賣營業股票,被青海證監局處以2萬元罰款。同期,東吳證券堅固收益部債券發行團隊負責人吳春江,因利用內幕消息買賣股票,被處以5萬元罰款。

  2018年8月,東吳證券常州關河中路證券營業部負責人王堅因違規炒股,被江蘇證監局處以3萬元罰款。2018年11月,原東吳證券紀委副書記、監察室主任杭五一因違規炒股,被證監會沒收所得并處118.3萬元的罰款。

  依據東吳證券2018年報披露,2018年6月11日,東吳證券深圳分公司因2017年9月、10月持續兩個月未準時報送機構羈系報表,證監會深圳羈系局責令改正。

  同年6月19日,東吳證券子公司東吳基金因未獨立、客觀實行基金管理人職責,被證監會上海證監局請求行結束六個月的整改,整改期間暫停受理東吳基金公募基金產品注冊請求。

  而東吳證券的懲罰還不止于此。2019年1月,東吳證券項目主辦人史振華、談永仁因在新日恒力(600165.SH)重大資產重組項目中未實行勤奮盡責、持續督導義務,上交所下發紀律懲罰決議書,對兩人予以通報批駁,并將通報證監會、記入上市公司誠信檔案。

  2019年6月,東吳證券股份有限公司蘇州濱河路營業部辛宏文因違規持有、買賣股票,被證監會罰沒合計2187.86萬元。

  中國經濟網記者試圖聯系東吳證券干系人員,但結束發稿時沒有獲得回答。

  二度啟動配股募資65億元,全用于補充成本金

  早在2017年8月28日,東吳證券董事會就審議經過進程了65億元募資額的配股議案,2017年11月6日,配股議案獲得股東大會經過進程,2018年1月3日,證監會對東吳證券配股請求予以受理。

  但2018年8月30日,東吳證券關照書記結束了募資65億元的配股籌劃。關照書記中稱,鑒于股東大會就配股變亂作出決議至今,市場情況已發生較大變革,結合公司實際情況,公司撤回向中國證監會提交的配股干系請求文件,并收到了中國證監會出具的《中國證監會行政許可請求結束審查關照書》。

  2019年5月14日,東吳證券再度啟動了配股預案,公司擬以向原股東配售股份的辦法募集資金不超過65億元,用于增加公司成本金,補充營運資金。結束2019年4月末,東吳證券本次可配售股份數量合計不超過8.99億股,按每10股配售不超過3股的比例向全體股東配售。

  對于配股價格,東吳證券擬以刊登配股說明書前 20 個買賣營業日公司股票均價為基數,采用市價折扣法確定配股價格。最終的配股價格由公司與保薦機構協商確定。

  東吳證券稱,此次配股募集資金總額預計為不超過人民幣65億元,擬全體用于增加公司成本金,補充營運資金,擴大公司的營業規模、優化營業結構,提升公司的市場競爭力和抗風險能力。

  其中不超過10億元向境內外全資子公司增資,不超過20億元發展成本中介營業,不超過30億元用于發展投資與買賣營業營業,不超過2億元用于信息技術及風控合規投入,不超過3億元用于別的運營資金安排。

東吳證券65億配股割股民兩茬韭菜 19億本金涉訴踩雷

  東吳證券的控股股東蘇州海內發展集團無窮公司及其一致行為聽蘇州營財投資集團無窮公司、蘇州相信無窮公司承諾,以現金辦法全額認購2019年配股籌劃中的可配售股份。

  凈利潤持續三年下滑,一年半間發債規模達75億元

  二度啟動配股募資的眼前,是東吳證券較大的古跡壓力。

  2015年、2016年、2017年、2018年,東吳證券的營業收入分別為68.30億元、46.45億元、41.44億元和41.62億元。公司實現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分別為27.08億元、14.98億元、7.88億元和3.58億元,持續三年下滑,其中2018年凈利潤更是同比重挫54.52%。

東吳證券65億配股割股民兩茬韭菜 19億本金涉訴踩雷

  除配股募資,東吳證券還頻頻發債補充成本金。2018年1月29日,東吳證券發行東吳證券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非地下發行公司債券(第一期),債券簡稱為18東吳F1.發行規模為45億元,發行利率為5.7%,發行刻日為3年。

  2019年2月,其再次發行東吳證券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非地下發行公司債券(第一期),債券簡稱“18東吳F2”,發行規模10億元,發行利率4.6%,刻日異常為3年。

  到了4月25日,東吳證券發行了公司2019年非地下發行公司債券(第一期),債券簡稱“19東吳F1”,發行規模為20億元,發行利率4.2%,債券刻日3年。

  不過盡管古跡不佳,東吳證券仍持續三年實行現金分紅,2016年、2017年公司每10股派息1.50元(含稅),分紅數額均為4.5億元,占當期歸屬于上市公司普通股股東的凈利潤比率為30.03%和57.10%。2018年,東吳證券每10股派息0.90元(含稅),分紅數額2.70億元,占當期凈利潤的75.26%。

  東吳證券涉訟14起追討近19億本金,去年資產減值籌辦10億元

  東吳證券的2018年報表示,公司去年資產減值丟失達7.85億元,同比增加了118.22%。結束2018年年底,東吳證券計提資產減值籌辦合計10.15億元。

  東吳證券在2018年中披露了兩起尚未訊斷和生效的訴訟。第一起為東吳證券請求中弘卓業集團無窮公司支付乞貸本金2.5億元及相應的利息、違約金,并承擔訴訟費、律師費等費用。2018年9月30日,法院作出一審判斷,支持東吳證券訴訟請求。中弘卓業于10月16日向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江蘇高院于2019年3月7日閉庭審理,目前尚未訊斷。

  另一起東吳證券請求張躍飛為乞貸本金5000萬元及相應的利息、違約金,并承擔訴訟費、律師費等費用,2018年12月25日法院作出一審判斷,支持東吳證券訴訟請求,目前訊斷尚未生效。

  2018年,東吳證券新增7起超過1000萬元以上訴訟。

  第一起為婁底中鈺資產管理無窮公司股票質押式回購營業違約,東吳證券分別在蘇州中院、江蘇高院提起兩起訴訟,分別請求婁底中鈺支付乞貸本金余額4880萬元、2.92億元和相應利息、違約金等。一起訴訟蘇州中院于2018年9月4日立案受理,后于12月24日作出一審判斷,支持公司訴訟請求。婁底中鈺于2019年1月11日向江蘇高院提起上訴,目前尚未閉庭審理。另一起訴訟江蘇高院于2018年10月26日受理了該案件,于2019年1月9日閉庭審理,目前尚未訊斷。

  第二起為浙江大東南集團無窮公司(股票簡稱:*ST東南,股票代碼:002263.SZ)股票質押式回購營業違約,東吳證券在蘇州中院提起訴訟,請求大東南集團支付乞貸本金2億元和相應利息、違約金,并承擔律師費、訴訟費等費用;請求黃水壽、黃飛剛對上述全體債務承擔連帶清償義務。法院于2018年9月26日受理了該案件,目前尚未閉庭審理。

  第三起為深圳市江河成本管理無窮公司股票質押式回購營業違約,東吳證券在蘇州中院提起訴訟,請求江河成本支付乞貸本金余額7131.19萬元和相應的利息、違約金,并承擔律師費、訴訟費等費用。法院于2018年11月12日立案受理,后于2019年3月 11日閉庭審理,目前尚未訊斷。

  第四起為紹興金暉越商投資合資企業(無窮合資)股票質押式回購營業違約,東吳證券在蘇州中院提起訴訟,請求金暉越商支付乞貸本金余額4817.55 萬元及相應的利息、違約金,并承擔律師費、訴訟費等費用。法院于2018年12月5日立案受理,目前尚未閉庭審理。

  第五起為長城影視文化企業集團無窮公司(股票簡稱:長城影視,股票代碼:002071.SZ)股票質押式回購營業違約,東吳證券在蘇州中院提起訴訟,請求長城影視支付乞貸本金余額2.9億元和相應的利息、違約金,并承擔律師費、訴訟費等費用。法院于2019 年1月7日立案受理,目前尚未閉庭審理。

  第六起為金花投資控股集團無窮公司(股票簡稱:金花股份,股票代碼:600080.SH)股票質押式回購營業違約,東吳證券在蘇州中院提起訴訟,請求金花投資支付乞貸本金余額2.7億元和相應的利息、違約金,并承擔律師費、訴訟費等費用;請求吳一堅對金花投資的前述全體債務承擔連帶清償義務。法院于2019年2月15日立案受理,目前尚未閉庭審理。

  第七起為國購投資無窮公司16國購01債券違約,東吳證券向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國購投資支付債券本金4861.9萬元和相應的利息,并承擔律師費、訴訟費等費用;請求袁啟宏以其質押物對前述債務承擔清償義務;請求國購控股對前述債務承擔連帶清償義務。法院于2019 年3月1日立案受理,目前尚未閉庭審理。

  別的,東吳證券作為產品管理人發起的訴訟涉及本金額合計6.3億元和相應的利息、違約金和干系訴訟費用,其中涉及東吳證券自有資金3億元,主要因公司踩雷“16富貴01”、“17國購01”、“16國購01”、“16國購02”、“16國購03”等多只債券。

  結束2018年事終,東吳證券涉及訴訟合計14起,涉訴本金合計18.69億元。別的東吳證券2018年尚有8起不足1000萬的訴訟,合計金額為1875.55萬元。

  頻遭懲罰:多名管理人員違規炒股,子公司東吳基金去年整改六個月

  2019年6月,證監會網站公布行政懲罰決議書(〔2019〕39號)和市場禁入決議書(〔2019〕5號),2009年9月至2016年9月期間東吳證券股份有限公司蘇州濱河路營業部(簡稱“濱河路營業部”)的總司理辛宏文,于2013年4月至2016年8月期間利用其母“傅某珍”普通證券賬戶和融資融券賬戶(簡稱“傅某珍”賬戶)持有、買賣股票,違反了《證券法》第四十三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九條所述遵法行為。

  證監會決議責令辛宏文依法處理造孽持有的殘剩股票,沒收辛宏文遵法所得1093.93萬元,并處以1093.93萬元的罰款,罰沒合計2187.86萬元。

  別的,因辛宏文的遵法行為持續光陰長,證券買賣營業金額和遵法所得金額弘大,情節重大,證監會決議對辛宏文采用3年市場禁入措施,自宣布決議之日起,在禁入期間內,除不得承繼在原機構從事證券營業或者擔當原上市公司、非上市"民眾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職務外,也不得在別的任何機構中從事證券營業或者擔當別的上市公司、非上市"民眾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職務。

  2019年1月,東吳證券項目主辦人史振華、談永仁因在新日恒力(600165.SH)重大資產重組項目中未實行勤奮盡責、持續督導義務,上交所下發紀律懲罰決議書,對兩人予以通報批駁,并將通報證監會、記入上市公司誠信檔案。

  上交所指出,史振華、談永仁未能實行誠實守信、勤奮盡義務務,未結束充分、廣泛、合法的瀆職查問訪問,未能為此次買賣營業謹嚴估值、籌劃合法籌劃并出具可靠的專業見地;未敦促當事人尺度實行并購重組籌劃,未查對并購重組可否按籌劃實行,未及時向本所報告干系方的違規行為;也未敦促當事人依照約定其實實行古跡補償和回購義務。

  上述行為違反了《上市公司重大資產重組管理辦法》第六條、《上市公司并購重組財務顧問營業管理辦法》第三條、第十九條、第二十一條、第三十一條、《上海證券買賣營業所股票上市規則》(以下簡稱《股票上市規則》)第1.4條、第2.24條及《上海證券買賣營業所上市公司持續督導工作指引》第三條、第十二條、第三十一條、第三十三條等無關規定。

  別的,東吳證券近兩年來頻頻出現管理人員違規被羈系層懲罰的情況。

  2018年11月,證監會宣布行政懲罰決議書,原東吳證券紀委副書記、監察室主任杭五一違規炒股9年,賺錢近30萬元,最終被證監會沒收所得并處118.3萬元的罰款。

  2018年8月,江蘇證監局查明,東吳證券常州關河中路證券營業部負責人王堅,在 2010年11月至2015年5月期間,把持配頭吳某的西部證券及東吳證券賬戶、配頭之妹吳某芳的東吳證券賬戶買賣營業股票,累計成交金額約162.26萬元,不過反而虧損約6.67萬元。江蘇證監局對王堅處以3萬元罰款。

  2017年1月,青海證監局查明,東吳證券堅固收益部債券發行團隊負責人吳春江,利用其配頭陳孟華賬戶買賣營業股票。而陳孟華作為蘇州工業園區籌劃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度利潤分配籌劃的內幕信息知情人,在內幕信息地下前奉告其配頭吳春江,并建議吳春江買入園區籌劃(603017.SH),吳春江在內幕信息地下前買賣該公司股票。青海證監局對吳春江、陳孟華兩人處以5萬元罰款。

  2017年1月,同是青海證監局查明,東吳證券投行總部綜合管理部副總司理兼項目管理部副總司理田曉利,利用其配頭李兵賬戶買賣營業股票。田曉利被處以2萬元罰款。

  而依據東吳證券2018年報披露,2018年6月11日,中國證監會深圳羈系局向公司深圳分公司出具[2018]42號行政羈系措施決議書《深圳證監局對于對東吳證券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采用責令增加內部合規檢查次數并提交合規檢查報告的決議》,因公司深圳分公司2017年9月、10月持續兩個月未準時報送機構羈系報表,對深圳分公司采用責令增加內部合規檢查次數并提交合規檢查報告的羈系措施。

  2018年6月19日,中國證監會上海證監局向東吳證券子公司東吳基金下發了滬證監決字[2018]58號行政羈系措施決議書,指出東吳基金存在以下違規行為:一是在東吳阿爾法靈活設置設備陳設混合型基金的投資管理中,投資決議計劃缺乏充分依據,受到別的機構的干預,未獨立、客觀實行管理人職責。二是存在從業人員與他人結合擔當多只基金的基金司理,但其未實際實行基金司理職責、不參與干系基金投資管理的情況,決議責令東吳基金結束為期六個月的整改,整改期間暫停受理東吳基金公募基金產品注冊請求。

(責任編輯:gp188)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欄目列表
推薦內容
新浪竞彩足球比分直播